上帝在等候室?养老院需要重视生活

作者:奚锻雏

<p>当一个老人搬进疗养院时,通常是因为他们的健康状况下降</p><p>他们可能因身体虚弱或慢性病,身体或精神残疾,护理人员的有限支持,或日常生活活动中对他人的依赖程度增加</p><p>个人的安全感和财务状况的变化也可能有助于这一决定</p><p>养老院的人平均寿命为2</p><p>8年</p><p>由于这将是他们的最终家园,许多人将疗养院视为“上帝的候诊室”</p><p>相反,我们应该支持疗养院工作人员,让居民及其家人享受那段时间</p><p>我们的健康,老年护理和法律制度反映了社会对提供安全疗养院的关注</p><p>这是一个我们“照顾”老年人并使他们免受伤害的地方</p><p>然而,良好的生活质量需要一定程度的自主权</p><p>我们在保护和保护这些弱势群体的努力中,积极忽视了养老院老年人的基本人权</p><p>我们通过说服自己等待死亡是可怕的并且最好快速离开上帝的候诊室来理性化和原谅这种态度</p><p>我们致力于使自愿安乐死合法化,促进良好死亡,避免从养老院转移医院,以及探索在生命的最后六个月内降低医疗保健费用的方法</p><p>生命在上帝的候诊室中没有那么重要,以至于我们不认为养老院居民遭受过早或可预防的死亡</p><p>相反,死亡通常被视为“祝福”</p><p>因此,经合组织官方的死亡统计数据将70岁以上的人排除在过早的死亡分类之外</p><p>我们对衰老,残疾和死亡的恐惧使我们看不到老年人的生命价值</p><p>社会努力绝大多数都是为了重视年轻人和工作年龄者的贡献</p><p>这加强了这样一种看法,即当养老院的体弱老年人死亡时,很少有人失去价值</p><p>除了其他方面,我们向开明社会的发展需要认识到关系和知识的价值</p><p>关系和社会包容是任何繁荣社区的结构</p><p>关系不会停止存在,也不会因为我们变老或认知或身体受损而停止形成</p><p>当一个人过早死亡而不管他们的年龄时,关系就会破灭</p><p>世代知识是从生活经验中积累起来的</p><p>我们可以向老年人学习</p><p>我们不利用这些知识这一事实并不意味着它毫无价值</p><p>我们的健康,老年护理和法律制度应积极寻求保护老年人的权利,减少虐待和忽视,同时通过支持他们做出可能带来风险但会改善生活的选择来提高他们的生活质量</p><p> </p><p>已经存在有关改善居民和家庭养老院生活的知识</p><p>我们应该继续并促进新的关系,并确保有意义的活动,使人们能够做一些有价值和感觉有价值的事情 - 以及保持一个人的个性,独立性和自主性</p><p>居民,他们的家庭和养老院提供者和工作人员不能单独做这件事</p><p>它需要集体回应,全社会努力来实施所需的政策,法律和服务</p><p>一个好的死亡,一个安静,平和,无痛,被亲人包围的死亡,并不等同于美好的生活</p><p>追求快乐,令人兴奋的活动,包括我们征服的危险因素或未知因素,是生活中的事物</p><p>坐在候诊室里不是任何人花时间的方式</p><p>我们积极寻求减少生活中其他方面的等待时间,以便我们能够享受生活</p><p>我们需要停止将疗养院视为上帝的候诊室,并了解改善老年人生活的价值</p><p>只有这样,我们才会积极寻求确保为他们提供更好生活质量的方法</p><p>毕竟,....

下一篇 : Aron Shlonsk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