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德使用了特德纽金特称为总统巴拉克奥巴马的“非人类杂种”,以“为犹太社区的种族灭绝辩护”。

作者:还恙

<p>特德纽金特可能已经成为一名摇滚音乐家,但今天他越来越多地以有争议的关于总统巴拉克奥巴马的评论而闻名</p><p>在拉斯维加斯举行的1月份的枪支博览会上,纽金特称奥巴马为“共产主义者,共产主义者,共产主义者,共产主义者,非人类的杂种狗”</p><p>纽金特现在正与德克萨斯州共和党州长候选人格雷格·阿博特竞选</p><p>这导致CNN的Wolf Blitzer质疑雅培活动是否了解这种语言的历史</p><p> (雅培并没有与纽金特保持距离</p><p>)“这就是纳粹称犹太人为犹太社区的种族灭绝辩护的理由,”布利泽在2014年2月18日接受采访时说</p><p> “他们称他们为untermenschen,非人类杂种</p><p>如果你读到纳粹在那里发表的一些文献,那么他使用过的涉及美国总统的特定短语就有很长的历史</p><p>”布利泽的采访在政治世界中掀起了波澜,因此我们想要检查他对“非人类杂种”这个词的断言</p><p>在他的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采访中,布利泽引用了纳粹党官员朱利叶斯斯特里切尔的作品</p><p>但是我们的研究表明,布利泽的正确性远远超出了纳粹党的一位官员</p><p> subhuman和mongrel这两个词可以互换使用,但通常具有相同的贬义</p><p>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历史学家大卫迈尔斯说,阿道夫希特勒在1925年的书“Mein Kampf”中使用了“untermensch”或“非人类”这个词</p><p>“从那时起,它就是纳粹词汇的一部分,”迈尔斯说</p><p> </p><p> “纳粹宣传机器每天都会对这种情况和'混乱'或混杂情绪进行讽刺</p><p>”布里泽尔提到,布里切尔是纽伦堡和弗兰克尼亚的早期纳粹党领袖,也是一个激烈的反犹太人</p><p>在20世纪20年代中期,他开始出版一本针对工人阶级名为Der Sturmer的小报“The Attacker”</p><p>每个版本的正面都带有“犹太人是我们的不幸”的口号</p><p> 1935年,Der Sturmer带着一篇学生论文,在教室里煽动教材</p><p>以下是英文翻译:“遗憾的是,今天仍有许多人说:即使是犹太人也是上帝的生物</p><p>因此你必须尊重他们</p><p>但我们说:害虫也是动物,但我们也是同样消灭它们</p><p>犹太人是一个杂种人</p><p>他有来自雅利安人,亚洲人,黑人和蒙古人的遗传倾向</p><p>在杂种的情况下,邪恶总是占优势</p><p>“ 1899年,英国反犹太人休斯顿斯图尔特张伯伦写了很多关于身体特征和种族的文章</p><p>他声称“闪米特人属于混血儿班级,是黑人和白人之间的过渡阶段”,并且是“一种始终保留这种杂种角色的杂种种族”</p><p> 1942年,纳粹分子印制了臭名昭着的小册子“Der Untermensch”,译成“非人类”</p><p>大屠杀研究项目翻译提供了德国党卫队负责人Heinrich Himmler的前面板引文:“只要地球上有人,人与非人之间的斗争就是历史性规则;以犹太人为主导我们可以看到,与人类的斗争是我们星球上自然生命过程的一部分</p><p>人们可以充分肯定地认识到,这场生与死的斗争同样是一种自然法则</p><p>感染挣扎以破坏健康的身体</p><p>“印第安纳大学伯恩斯犹太研究项目主任马克罗斯曼表示,德语中的非人类,非人类,并不倾向于被纳粹用于形容词</p><p>所以这些词语并不经常组合使用</p><p>罗斯曼说:“但是,基本的主张,即纳粹政策的出台,促进,并伴随着将犹太人与动物进行比较,并宣称它们是非人类的语言,当然绝对正确</p><p>”我们执政的布利策说,纳粹使用“非人类杂种”这个词来“证明犹太人社区的种族灭绝是正当的”</p><p>我们找到了充分的证据表明,....